图片系列
亚洲色图
欧美性图
自拍偷拍
激情图片
小说系列
都市激情
武侠玄幻
校园春色
强奸乱伦

132yy.com-婧倩馆-7rmy.com,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

 序

  旭日东升,一抹红光斜斜地洒来,小河北边的山坡、别墅、树林、顿时变得光彩夺目。

  朝阳之下,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GC(GranCabrio),敞篷跑车,在无人的道路上,环山疾驰,风急火燎,从围墙最外头的大门进入,赶向内部。

  这里没有别墅群,因为整片山下数百亩土地,都是个人私有地,建起了高墙厚院的,一栋栋被黑色栅栏包围的豪华别墅,欧式小楼造型,出于名家设计,仿佛一件件艺术精品,陈列在这片僻静的山坡上。

  别墅小楼的数量并不多,这片被圈起来的土地,更多是庭院造景,遍植玫瑰的大花园,整齐的红色玫瑰,在阳光的映照下,如着火一般的灿烂。

  它像一个贵族,站在山坡上打量着对岸的小村子。每次村民们瞧向这里时,都会肃然起敬,产生一种仰望皇宫的感觉。

  因为,这座现代庄园的主人,不仅仅是有钱,有的也绝不仅是钱,村民们都听过他的传说,知道庄园内有不但处处都是监控、电网,有数十名精壮保安日夜巡逻,有凶恶猎犬,甚至……据说还养了豹子,曾把入侵者咬得血肉模糊,一路惨嚎着逃出来。

  能有种排场的,当然不会是普通人!

  村民们口耳相传,这一位通吃黑白两道的巨富,虽然是保全业起家,但背景不乾净,坐过牢,公司里的保安各个涉黑,待他发迹之后,大刀阔斧,重拳出击,连连进军汽车、房产、影视……名下公司遍布数十条产业链,每个月出入的金钱都是天文数字!

  这幺一位巨富,能够白手起家,创造自己的商业王国,当然是天时地利的配合,不过,村民之中早有各种传闻。

  有人说,那位巨富捞偏门起家,一路走来腥风血雨,金山银山底下,埋着尸骨无束;有人说,这位富豪得到国家扶持,这才能平步青云;有人说,他用卑鄙手段夺取了妻子娘家的所有资产,害得赏识他的老岳父家破人亡;有人说,他做梦梦到彩票号码,财富得自天授……

  许许多多的流言,都随着人们的好奇,都深锁在美丽的庄园里,刺激人们的想像……

  黑色的名牌跑车,停在主宅门口,从车上下来一个西装毕挺的青年,体魄健壮,面孔英俊,金丝眼镜调和了凶性,增添了几分干练,很难想像这幺一个三十出头的他,已经是一个大集团的总经理。

  青年手里拿着公事包,示意保安与管家把车停好,自己则快步走入主宅,穿过富丽堂皇的厅房,来到后院。

  碧绿的草坪边,是一个方形游泳池,池水清澈见底。水花一闪,一条『美人鱼』破水而出,水淋淋的长发,映着一张青春美艳的脸。

  女子走上来,身着红色的连体泳装,在细腰的扭动中,圆臀晃动着迷人的旋律。泳衣下露出的的两小块白臀肉,一动一动游移着,挂在上边的水滴,滑向大腿,令人口乾舌燥。

  她上来的时候,青年正好经过,她抓起池边椅子的浴巾,擦拭着身上的水珠,“你又来见他?这次又是甚幺事?”

  青年道:“有份公文,只有他亲自签字才能拍板。小火,这早上妳还下甚幺水,怪凉的。”这个姑娘名叫小火,挺有个性的。

  小火给自己擦着水,说道:“我好歹也是练武人,不怕的。”她猛搓着长发,隆起多高的胸部跟着颤起来,被青年看个正着。

  青年微笑道:“小火,你的这任男朋友怎幺样?”

  小火停止动作,说道:“太嫩。没戏。”

  青年劝道: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嫁人了。”

  小火目光停在他脸上,娇嗔道:“你都没结婚,我还急啥?总之,他没开口,你也别催我。”她草草擦过,说道:“早餐差不多好了,哥,我陪你去见完他,一家人吃早饭吧。”

  不管青年同意与否,挎上他胳膊,贴他身子,柔声说:“乖,走了。”一同离开泳池,到后头的花园去。

  花园之中,一丛卡罗拉月季旁边,一个挺拔身影,独自站立,似在欣赏晨光中的花朵,六十多岁的年纪,头髮花白,拄着拐杖,整个人却如一棵青松,直挺挺地矗立着,没有一点衰老的感觉。

  小火把人带到,吐了吐舌头,转头就离开,青年有点无奈,但随即整理心情,往前走到老人身旁。

  已经许多年了,自身也早已是名声卓着的辣手人物,不管在商场还是江湖,但每次见到父亲,都会止不住地紧张……

  青年站在父亲面前,态度恭谨,老人目光直直看着艳红的月季,没有旁顾一眼,只是问道:“有甚幺事吗?”

  青年紧张地说:“爸,马来西亚那个开发案,谈了两年半,终于定案,预计我方出资三百五十亿,其余三成由对方以地皮参股,大概七年回本……这是报告书,请你过目。”从公事包中取出报告书递上。

  老人望着儿子朝气蓬勃的俊脸,淡淡地说:“你是总经理,你自己做主就行了。”没接册子,懒懒的样子。

  青年弯着腰,恭敬地说:“爸,这笔生意太大,我和大家反覆商量,还是心里没底,得请爸做主。”

  老人唔一声,这才接过册子,在几分钟内翻完数十页的文书,道:“放手试试吧,挺好的生意,你们乾得不错,但有几点要修改,首先,对方承诺提供的地皮,使用时间是……”

  青年德连忙取出纸笔,在父亲的口述下刷刷记录着。记完,长长吁了一口气,“爸,还是你厉害,乾净利落。”

  老人笑一笑,道:“没有人天生甚幺都会。这都是多年经验积累的结果。你接手业务时间还短,只要用心做事,后头……可以做得比我好。”

  青年一一答应,说道:“爸,还有一件事儿,我得向你请示。”

  老人不语,静静地听着。

  “近几天出来一个甚幺公司,领头的是个荷兰华人,一来就开了几家夜总会,与我们打对台,跟咱们抢客人。昨天还派人到我们场子栽赃贩毒,简直是不想活了。”青年摘下眼镜,一脸的气愤,像只只发怒的狮子。

  老人没有太大的反应,夜总会、高利贷甚幺的,在自家生意中早就排不上号,就算全部拱手让人,也动摇不了根本,所需要在意的,是各方对此的反应。

  “……大家的反应如何?”老人声淡如水。

  青年挺起胸膛,“从没遇到这幺自己找死的,弟兄们都很气愤,摩拳擦掌,準备你一声令下,大伙直接让他们从这里消失,这次连只手都不会给人找到。”

  压低声音,青年道:“方局也说了,只要爸爸您点头,他负责善后,包管甚幺麻烦都不会有。”

  ……这些情况,在老人的预计内,几十年打下的铁桶江山,不是旁人随随便便就能撬动的。

  ……昨晚的梦里,他已经知道对方是甚幺人,知道对方为何而来,知道对方暗藏着甚幺底牌与陷阱,那绝不只是枱面上显出的这些小东西。

  ……但……那又如何呢?

  同样藏起爪子诱敌的,自己又如何不是?如果自己有那个意思,对方会发现,他自以为精巧的陷阱,自以为隐藏很好的强大实力,还有他早已联络好的盟友,全都会在瞬间被辗成糜粉。

  因为,和如今的自己相比,他们就只是可以一指随意辗杀的弱小东西……如果自己有那个意思……

  老人合眼,足有十几秒钟,睁开眼时,声音平淡如水。

  “即刻起,处分掉所有的产业,包括所有的股票、公司、房地产,还有酒吧、赌场、夜总会等等,把资金转移到……英国吧!”

  “是……啊?爸!”

  青年一下傻眼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东西,父亲才六十出头,不可能这幺早就脑子出问题啊,明明只是一群弱小的乌合之众,辗死就是了,不辗死也没关係,却为何要……

  老人抬头望着远方的天空,正有几朵雪白的云飘着,轻快而活泼,或许……人生不外如是……

  ……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,早已经玩厌的游戏,就该抽身出去,寻找新的东西,只是……

  老人望着白云,静静说道:“你知道吗?我最近常常想,如果你母亲还在的话,我宁愿一辈子只是个修理厂的小工人。”

  青年一震,静静地站在父亲身旁,一起看着天上浮云,任思绪飞驰,无数的回忆如走马灯般倒转,时间仿佛回到几十年前,那间随时破产的小车厂,一切故事的开始……

  (1)技术革新

  万鑫修配厂原是一家国有工厂,后被吉通公司收购。除了裁掉一些干部之外,没多大变化。管理人员照样管理,工人们照样乾活儿。要说有甚幺好事的话,就是工资比原来翻一番。大家上班图的甚幺啊?还不是多挣点钱,让日子好过一些吗?在一个商品社会中,钱是大爷。

  这个厂子位于省城的郊区,比较偏远。要去市中心,坐车需要一小时左右。厂子佔地广大,分成几大板块。各分厂之间,有围墙相隔,大门相通。在生产上既成一体,又各个独立。现在,已是晚上六时,下班半个钟头了,员工们走光,院里静悄悄的,落叶可闻。可修理大车间里,几个修理工仍在忙碌着。

  他们一身油汙的工作服,在吊灯和行灯下,脸上这一块黑,那一块黑的,化了妆似的。他们或在大架子上蹲着,或在地上站着,或在车底坐着,各自挥舞着板子。汗水模糊视线,就擦上一把,继续工作。眼见着几个螺丝上完,再接几根管子,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。

  旁边的组长林慕飞,手持着行灯,说道:“要是累了,喝点水,再接着乾吧。”

  大伙不乾,都想一气弄完。

  林慕飞望着他们,想到当初自己当学徒时,也是这幺乾的,心生感慨。

  一会儿,他突然问道:“秦枫哪儿去了?还有孙二虎呢?”

  秦枫是工厂工程师,他的师兄。孙二虎也是修理工,归他管。其人号称“车间小霸王”,仗着上头有人,不好好上班,还横行霸道的,被林慕飞多次教训过。

  林慕飞下午去前楼上学习,回来五点多了,没看到二人。秦枫向来守点儿,从不迟到早退。他上午还看到孙二虎在车间晃悠,上午回来没见到他。请假也得跟我打个招呼吧?这家伙,可恶!

  小李一下一下地拧着板子,说道:“老大,秦枫四点多就跟主任请假走了,说是有活动。我看他脸上带着笑,两眼冒着光,备不住会女人去了。林慕飞又问:“孙二虎下午没来吗?”

  小李面朝林慕飞,手上不停,说道:“他下午来了。本来在休息室睡觉呢,他两个朋友过来把他拉走了。他们滴滴咕咕的,我也听到了。他们去找女人了。”

  一听女人,那三个人都停止动作,一起瞪大眼睛望着小李。要知道,他们这个组里,都是光棍汉。这几个修理工连女人手都没碰过。一提到女人,心里痒丝丝的。

  小李白了他们一眼,说道:“别介啊。我可以讲,你们手别停啊。你们这样,我可不说了。”那三个立马动起来。

  小李面向林慕飞时,脸上又是讨好的笑了,一边转着板子,一边说道:“那两个小子说甚幺有个酒吧来几个漂亮妞,水灵得像小葱,功夫还好,能把男人伺候得飞起来。孙二虎一听,抬腿就跟着跑了。”

  听到这些,几个小伙子都要眼冒绿光了。

  林慕飞板起脸,说道:“哥们们,那种事咱们不能干。那是违法的。即使不违法,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填窟窿,也犯不上。人得上进,走正道。乾活吧。”

  大家不出声了,接着乾活。

  小李说:“老大,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。你有对象了,我们可没有。”

  那几个人说道:“可不是嘛,你有秦蕓那幺牛的对象,肯定得手了吧?”

  林慕飞笑笑,没出声。

  小李拧完螺丝,对他们呸一口,说道:“你们这几个孙子啊,真是傻冒。凭咱们老大的本事,可能没得手吗?都傻得冒气。”

  林慕飞想起女友,心中一阵激蕩,鼓励道:“你们好好乾,多挣点钱,不怕找不到老婆。”

  众人答应着,心中一阵沮丧。在这个商品社会里,在这个大城市中,一个小小的修理工,要想娶到美貌可人的女友,简直是做梦。哪有几个象林慕飞这样的好命人呢?入厂三年,年年劳模,技术精湛,前程远大。

  而且,在进厂之前,他已经有了秦蕓,一个科科资优,成绩拔尖的美丽女大学生。他是靠甚幺赢得美人芳心的呢?只凭着人品和身手吗?这有点不可思议啊。

  别人问这事儿,林慕飞笑而不语。其实心里挺乐。

  秦蕓是他的女朋友,今年上大一,温柔又善良。且长相好,学习好,和他感情更好。她是秦枫的妹妹,三人是青梅竹马的关係。他得好好乾,争取早日买楼,等秦蕓毕业后,二人结婚。

  过了十几分钟,日落西山,霞光万道,把车间的一部分映红了。车间静下来,修理工们洗过脸,换过衣服,嘻嘻哈哈地下班了。

  偌大车间里只剩林慕飞一个人。他从车间一头走到另一头,仔细检查每一个角落,确定无恙,这才放宽心。

  他关好灯,拉下车间电闸,迈着方步,向郑历的办公室走去。

  郑历是车间主任,也是他最敬爱的师父。他能走到今天,全靠师父提携。不然的话,上边的领导哪知道他是哪根葱啊?

  没有师父帮助,他可能还和小李他们一样,穿着油衣玩板子呢。人常说,受人点水之恩,必当涌泉相报。林慕飞常想,当师父需要他的时候,赴汤蹈火,在所不迟。

  不过,有一件事儿,他有点不解。秦枫也跟过师父,算是师父的徒弟,为何师父对他不那幺亲近呢?象防範他似的。师父可以让自己住在他家,却从没有让秦枫住的意思。这是为甚幺呢?

  林慕飞推门进去,郑历正对着一张图纸笑呢,霍地站起来,叫道:“慕飞,咱们牛逼了。胜利就在眼前。”

  林慕飞走过去,见图上一个葫芦状图形,线多,管子多,标注多,由衷地夸道:“师父,你真牛啊。这个装置真设计出来了。我以为需要几年呢。”

  郑历拍拍林慕飞的肩膀,说道:“也多亏了你小子提醒啊。不然,我至今还在黑暗中摸索呢。”他指着图形,讲起技术来。

  虽然现在只是一名车间主任,但在几年前,郑历是吉通公司的首席工程师,所设计出来的几款跑车,扬威国际,是吉通公司能从一间普通小公司,变成今日庞大财团的重要功臣,却不知为甚幺,没有飞黄腾达,而是被下放到这间小小车厂,当一个寒酸的车间主任。

  虽然被下放,郑历却没有放弃研究与设计工作,他从事机械技术多年,一直对现有发动机不满,总想进行技术革新,以做到更省油、更环保,性能更强。这几年里,林慕飞就跟着他,从师父一开始的手把手教学,到后来,林慕飞成为一个称职的得力助手。

  师徒两人翻阅大量资料,结合多年实际经验,找到两条可能的路子:一是用高流量空气芯取代滤清器,增大进气量。二是换汽缸垫片,提升爆发力。

  郑历投入毕生心血。一次次试验,一次次失败,气得他多次撕烂图纸,摔坏产品。几个月前,在他几乎绝望的时候,林慕飞建议:在发动机上加装特殊装置,改变空气成分,帮助充分燃烧。

  郑历眼前一亮,茅塞顿开。

 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,郑历取得突破性的进展,可以说成功在即了。

  他指着这个葫芦说:“看看,就是它了。这是一组化学物质组成的装置,其中包括钛,铝,及其它天然金属。空气经过这个金属组合时,便会产生化学作用,分解出氢离子和氧离子。同时,空气中的负离子会产生红外辐射磁化作用,进而提高气缸中的酸度,有效减少空气中微粒子潮湿状况,全面激发空气的活性。”

  讲到这儿,他又指指发动机全图,兴奋地说:“有了它,功率会提高百分之十五至二十,环保性,经济性更好。一旦成功,一定会改变时代的。”

  望着师父踌躇满志、意气风发的样子,林慕飞肃然起敬,说道:“师父,那你就是一代大师了,必定青史留名。那幺,这个装置就叫『郑氏助燃器』。”

  郑历大笑道:“郑氏助燃器?说甚幺呢,这设备是我们一起研发出来的,你把自己放哪去了?”

  林慕飞抓抓头,“我哪能和师父您比肩啊,我就是打打下手。”

  郑历摇头道:“你是唯一真心在支持我这老头的人,这几年里,你的忠诚和勤恳,我都心里有数,后头师父有甚幺,都不会少了你的一份。等后头把它造好,咱们就发了。你在省城买房子结婚不愁了。竹影的病,也有希望了。唉,这个病有得治好的吗?”他黑瘦的脸上笑容消失。

  林慕飞安慰道:“师父,现在医学发展这幺快,怎幺不可能治好呢?等咱们造好助燃器的,再治竹影的病。”

  郑历一拍桌子,说道:“对。当务之急,是造出来,然后加以实践。只要证明它成功了,咱们就可以申请专利了。”

  他将东西慢慢收起来,小心地锁进箱子里,嘱咐道:“这件事,别告诉任何人,包括秦枫、竹影。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。这东西也能要命啊。”

  林慕飞挺胸道:“打死也不说。”

  郑历笑了,眼角的皱纹好深。他看起来,比他实际的年纪都老一些。他也是一个可怜的男人,自从当年那件事之后,老婆跑了,女儿有病,他硬是挺过来了。如今女儿已经上高一。要是没那该死的病,这孩子称得上完美。

  仰望顶上的电灯,郑历有些失神,不自觉地握起了拳头,喃喃道:“等这装置做出来,我就可以回去了……讨回本来属于我的东西,十五年……十五年了啊……”

  林慕飞觉得奇怪,自己从来没看过师父这样的表情,却见郑历摇了摇头,挥手道:“还有件事儿,厂里要选派一批优秀技工出国留学,你知道了吧?”

  “我听说了。名额有限。咱这个车间好几十人吶,哪能轮到我呢?再说,还有秦枫呢,我排不上号。”林慕飞不敢妄想。

  郑历一摆手,说道:“慕飞,『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。』有机会就该争取啊。我已经替你报名了。”

  “那谢谢师父了。”他大喜。

  “谢甚幺啊?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能不能去上,我可说了不算。”

  正说得热闹呢,门外传来喊声:“爸,慕飞,快回家吃饭啊。这都几点了?”

  门响一下,香风一蕩,竹影已经站在眼前了。林慕飞第一反应是想逃。

  (2)辣妹多情

  办公室的棚上点着几组灯管,雪白的光辉洒遍各处,几乎不留死角。儘管如此,竹影的到来,仍叫人眼前一亮。

  她十九岁了,发育良好。那微微隆起的胸部将白色的半袖顶出丘陵。她身高超过一米七,淡蓝的牛仔裤包裹的两条大腿又直又长,线条优美。她走路时,细腰灵活,美腿交替前移,很富有节奏。光是这些,已经够吸引人了,她还有一张动人的脸,明眸皓牙,鼻高唇红,英气逼人。

  这样的外表,真可谓人见人爱了,谁能想到这样的美女会疾病缠身呢?

  虽然是郑历的女儿,竹影却从母姓姓张,而不姓郑,林慕飞不知道为甚幺师父坐这样的安排,但师父把这个不跟自己姓的女儿看成命根,这一点林慕飞非常确信。

  林慕飞跟她太熟儿了,常拿她和秦